夙翎

就算是为了我,你也不许受伤

“小庄。”


眼皮很重,甚至听不到那人的声音。肩膀的伤,腰部的伤,源源不断流出的血让卫庄的体力达到最低


他伸到半空中的手被盖聂握住,沉重的眼皮抬起了一半,他有些看不清盖聂的表情


“师哥,没必要。”


他知道盖聂手腕处的弱点,即使是现在体力透支的状态他也可以轻易挣来盖聂的手


卫庄闭上眼睛,极力掩饰心脏的痛。他只是不想盖聂为了他也留在这里,但他从不会把这种话说出口


两人的手只是握住了一瞬间,盖聂垂下眸。只那一刻,他就感觉到卫庄的手很冷,冷到他心里的那种冷


紫兰轩将彻底变成一座废墟,难道你想留在这片废墟里。我不许。


“你们想一起死,我成全你们”


黑白玄翦,正刃索命,逆刃镇魂。

盖聂不是没有余力去对抗黑白玄翦。只是越多留在这里一秒,形势就越不乐观


只是

卫庄突然起身站到了他的面前,握住鲨齿的手丝毫没有松懈


“盖聂。你真是我一辈子的‘灾星’。”


骨头钻心的痛,但他知道,他要保护他身后的这个人。

这个人,一旦失去了,就再也没有了


支撑紫兰轩的梁柱一根接着一根的倒塌,黑白玄翦的剑气还压迫着他


不能再迟疑


橙色的剑气萦绕在周身,是横贯八方。

他在赌,用他最后的力气去赌一把


胜了,盖聂就可以全身而退

败了,两个人都有可能被压在废墟里


“横贯八方!”


………………


仅剩无几的柱子被一招“横贯八方”击倒,零碎的石柱掉下来很容易砸到两人。盖聂还没去抓卫庄,就先被那人抱到了怀里


还是躲不开掉落的石子。卫庄按住盖聂的头,死死护在自己胸口处,任由石子打在自己身上


他已经没了力气,但是盖聂在他的怀里,他不能现在倒下


追杀并没有持续很久,最终玄翦放弃了追杀他们二人的行动。

确认玄翦离开后,卫庄终于倒在了地上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让盖聂受一点伤。哪怕是他倒向了地面,也是自己后背着地


“师哥,没有下次”

卫庄却突然笑了。“别再冒险,哪怕是为了我”


————————————————————————————


今天看视频后突然想到的脑洞,小庄在师哥面前不服输,他傲娇但又在意自己的师哥。就算体力到了极限,也不想让师哥伤到一分一毫

我爱他们,不需要太多理由


一只闯入生活的小黑猫

卫喵喵x盖喵喵

@渠为首 乖爹点的梗,两只小猫猫的生活~

想碎碎念一下……今天看了庄叔新发型其实内心很崩溃。以后可能也就安心看他们两个同人了

开了一个新坑,我这坑品也不知道啥时候更完,希望大家喜欢_(:з」∠)_


——————————————————————————————


从前有一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人,他的名字叫鬼谷子。鬼谷子家里有两只猫,一只叫卫庄,一只叫盖聂


卫庄脾气暴躁,是被鬼谷子半路捡来的一只小黑猫

盖聂性情温顺,是被鬼谷子从小养到大的一只小白猫


“聂儿,它叫小庄,以后就是你的弟弟了”


“喵~”

盖聂心想,自己有弟弟了。它在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卫庄来的第一天很防备盖聂。他是被鬼谷子捡回来的,捡回来的那天浑身脏兮兮的,黑色的毛不仅乱到炸毛,而且还有伤。

鬼谷子在为它清洗身体的时候特别小心,卫庄也不叫也不闹,除非鬼谷子碰到了它的伤口他才会抖一抖身体

小猫还很小,洗完澡又不能吹。鬼谷子把卫庄裹到毛巾里放到猫窝上,小黑猫起先没有什么反应,鬼谷子就当它困了,在鬼谷子离开后,小黑猫就开始浑身发抖起来。


小小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卫庄还是一只几个月的小猫,被捡回来还是伤痕累累,不怕冷就奇怪了


愣神的工夫,卫庄感觉到有人在舔它的毛


毛茸茸的白团凑到黑团旁,盖聂用自己的身体蹭了蹭那还在发抖的黑团子。见卫庄还在抖,它就伸出小舌头去舔卫庄湿漉漉的毛


猫咪的这一行为,不是对所以有人都会做出来的。在它们的世界里面只有对自己最亲近的人,才会互相用舌头舔


卫庄从来没有被其他猫舔过。它的本能让它以为盖聂想要害它,它实在是受了太多的苦,不知道什么是好


盖聂被卫庄用爪子打了一下。后者张开嘴露出小虎牙,好像要咬它


盖聂:“喵?”


卫庄:“…………”


盖聂与它先前见过的猫都不同。那些猫不是咬它就是和它抢吃的,而它为了生存,不得不把自己锻炼的狠一些,才能与那些猫对抗

它原以为自己对盖聂张嘴龇牙,盖聂就会反过来咬它。实际上,盖聂只是凑上前又蹭了蹭它


卫庄:“唔………”


它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在等什么机会在给我致命一击?此刻卫喵喵脑海中想了一百种盖聂的想法

但盖聂只是单纯的喜欢它,想和它亲近罢了


当天晚上,鬼谷子来看卫庄。

却意外的发现黑色的小团子旁多了一个白色的团子

两只小猫靠的紧紧的,头抵着头


它原以为卫庄会与盖聂来一场搏斗,看来都是他想多了

鬼谷子心想,聂儿终于不会孤单了


以花为葬

背景与历史无关,剧情内容源自 @骊___浩一

给太太打call!!!


两国交战,必有死伤。

秦国已灭,双方死伤惨重。血红色的腥味弥散在死寂的战场之上,放眼望去,尽是红色,红的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大叔,怎么会………”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不相信!”


荆天明的声音刺痛了剩下的幸存者们。有两个人在他们的前方,一个人抱着另一个人,仿佛与世隔绝


“天明。盖先生他………”


“不!我不相信!”


流沙众人拦在墨家众人面前。白凤一个眼神逼回荆天明,赤练微微偏头去看她身后的男人


那个人满身鲜血,包括那白色的长发也染上了血。

男人怀里抱了另一个人,那个人也同样一身血,但与他不同的是,那个人的胸前插了一支长枪


卫庄面无表情的拔出那支枪,在众人面前将它捏了个粉碎。


“剩下的事,你们处理”


他站起身抱紧盖聂的身子,让他的头轻轻靠在自己肩膀,一个冰冷的没有温度的身体


依依惜别,难舍难分。

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对于自己真正舍不得离开的人,离别的那一刹那像是开刀


鬼谷还是曾经的那个鬼谷,回来的人也还是当初离开的两个人,但有一个人,不会再睁开眼睛


当年种下的芍药花现在已经开满了山头,他为盖聂清洗了伤口,把他放在那一片花海中


[小庄可曾想过以后的生活?]

[师哥可真是奇怪,居然要想那几十年后的事]

[只是想想罢了……]

[哼……]

…………

[师哥喜欢芍药吗]

[喜欢。]

[你想了很久才回答我]

[有吗?]

[哼。]


盖聂没有直白的对他说他喜欢芍药花,卫庄也心知自己师哥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他瞒着盖聂偷偷种下了这一片芍药花


“师哥,花开了。但为什么欣赏他的人却不睁开眼睛?”


他抬手摸上了盖聂的脸颊。

一头黑发如云铺散。平日那云雾般的忧愁此时在他的眼角消失。

卫庄的目光划过他长长的睫毛,他又想起了曾经那人眉眼带笑,一双琥珀色眼眸中尽是他的影子

而现在,只剩下一个不会再给他任何回答的躯体


红色,点点的,顺着嘴角流下来,在盖聂白色的衣袍上缀出一朵殷红的花


自己也曾有那么一刻,以为会和你一辈子在一起,我放下了所有的骄傲,迁就你的一切,可还是没能走到最后


那把断了的渊虹被卫庄收了起来。现在他用这剩下的一半剑刃刺进了他的胸膛


我以为只要离开了就不会再心痛,我以为只有一定的时间就可以冲淡所有的伤感,可是这些以为全都只是飘渺的,因为我还是会思念,还是会心痛,还是会不顾一切的去寻找你


“机关城,是我输了”

“放你去秦国,也是我的错”

“你也总说我无理取闹。这些我都承认”


他低下头轻轻贴上了盖聂的唇


“师哥,我多想你是骗我的”

“我多想你现在就睁开眼告诉我你还在”

“你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包括现在”

“我实现了我们约定,回到了鬼谷”

“你曾经与我说,你会与我一起回到鬼谷,不去在意世间的纷乱,只与我在这过完剩下的日子”

“你食言了。”


断了的渊虹上满是卫庄的血。他感觉不到疼,活生生的拔出了那一半剑扔到鲨齿旁

他咽下了卡在口腔里的猩红,低头埋在盖聂的脖颈处感受那冰凉的身体


“盖聂。你别想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他们生在一起,死也在一起

爱着,痛着,守着,已然是一种幸福。因为懂得,所以珍惜;因为疼惜,所以不离不弃。情到深处是无语,是默默的挂牵,是心疼的流泪。

如果一切重新来过,如果结局还是这样,一段悲惨的感情,我也还是会选择爱你,不会后悔。


终。


————————————————————


怎么可能be我是亲妈不能发刀子233


————————————————————


“傻瓜。”


一句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传进卫庄的耳朵里

他抬头去看,对上了那微微睁开的琥珀色眼眸


“我不醒来,你就要殉情了”

“是你的做事风格了”


“师哥,这个玩笑不好笑”


两人的眼角皆带着泪,在一片花海之中,盖聂主动拉下卫庄的头用最原始的行为证明他还在


“小庄,我没有失约”

“是。你绝不会失约”


鬼屋奇遇记

怪哉太太表示他要看沙雕鬼屋梗,那么现在奉上! @怪哉 太太生日快乐哦~


鬼屋——一个让大多数人全程尖叫的娱乐项目。荆天明偶然接到了一个宣传单,上面是一个最近新开的鬼屋

鬼屋……还从来没去过呢。不知道大叔会不会陪我去,嗯……如果大叔去那个大坏蛋也会跟着去

在进行了长达三十分钟的深思熟虑后,荆天明还是决定去找盖聂


他打开手机通讯录,拨打了备注“大叔”的电话

……………

“大叔,你在家吗?”

“你要干什么。”

“………”


接电话的不是盖聂,是卫庄


“哇又是你这个大坏蛋!说你是不是看到了我的电话号然后故意不让大叔接我电话并抢走了大叔的手机在这和我说话!”


电话另一边的卫庄额角爆出了青筋,他的师哥不过是去洗个澡而已,他也不过是想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一会电视而已。所有的好计划都被荆天明一个电话打乱了


“我说小鬼,既然你找你大叔有事,难道就这种态度吗。”

“那你说我大叔去哪了?”

“他啊……他睡着了”

“你给大叔吃安眠药了?!”

“那种没意义的药我怎么可能用在师哥身上。”

“你别解释肯定是!我听到你笑了!!”

“啧。”


卫庄实在不能理解盖聂是怎么受得了这个小鬼的,又闹又吵说话还不中听。

在卫庄骂了荆天明十多分钟后盖聂才从浴室中走了出来

“小庄,你又欺负天明。”盖聂一边说一边走向卫庄

卫庄挂断电话,一脸怨念看着盖聂

“我没有。”

“天明还只是个孩子。”

“我也没有很老,师哥你不也总说我像个孩子。”

“意义不同,小庄……”


………………


“你这张嘴不说话的时候最可爱”

“胡闹!”

卫庄最不喜欢的就是盖聂说偏袒荆天明的话,所以他快准狠的堵住了盖聂的唇,愣是把那人亲的脸通红才松开


“天明来电话说什么?”

“他要你陪他去鬼屋玩”

“…………”

“我答应他了。”

“…………”

卫庄看出了盖聂的犹豫,嘴角带着笑伸手把人捞到了怀里

“师哥放心。吓不坏他的”


——第二天——

不出卫庄所料,荆天明在看到盖聂的那一瞬间就扑到了盖聂的怀里


“大叔!大坏蛋昨天欺负我!”

“他怎么欺负你的?”盖聂摸着荆天明的发顶,这个孩子的身高才刚到他的腰

“他跟我说你睡着了。我就问是不是他给你吃了什么药,然后他就一边坏笑一边说没有………”

盖聂抬眼看了一眼卫庄,卫庄倒是一脸得意,他当然知道卫庄说的自己在睡觉是什么意思………


“小庄。”

“嗯?”后者愉快的吹着口哨

算了,带天明去玩吧


这是一个极大的鬼屋。山洞一样的结构让荆天明打了退堂鼓

“怎么,还没进去就害怕了?”

卫庄买了票回来,就看到荆天明拽着盖聂的裤子躲在他身后


“害怕我可以退票。”

“谁,谁害怕了……”

“一会看你还嘴不嘴硬。”


工作人员打开起点的大门。漆黑的环境,鬼怪的身影与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可以让人产生到了阴间的幻觉。粗壮参天的诡异植物,色泽妖娆的无名昆虫,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不同寻常。

三人慢慢往里走,左边是一条深黑色吊桥,路旁堆放着少许骷髅,角落处散落着星星零零的蜘蛛网。

右边是宽敞的道路,但是没有一点灯,只能看到无边的黑暗


“走哪边?”卫庄回头问了问盖聂

他倒是无所谓。但是荆天明从进门到现在就一直抱着他瑟瑟发抖

“天明,你选哪边?”

“我………”

“呵。还说不害怕”卫庄冷言嘲讽道

“你不害怕你自己走啊!我跟大叔走。大叔去哪我去哪”


小鬼头就是小鬼头,卫庄挑了一下眉头

“师哥。你们去右边的路,我自己去左面”

盖聂点了点头。“注意安全,小庄”


三人兵分两路

盖聂和荆天明走的那条大路除了黑一点以外真没有什么吓人的元素,但荆天明的心理作用让他害怕

“大叔……你说会不会,突然冒出来个女鬼……”

“天明不怕。这里的鬼都是假的”

“真的吗………”

这孩子怎么会以为鬼都是真的,盖聂牵紧他的手,用手电筒的光观察着前方未知的路


“啊!!!”

一声尖叫,两人握住的手突然松开,荆天明一屁股坐到地上


“天明!”

盖聂快速放下手电筒去看荆天明的情况

“蝙……蝙蝠……”

他的面色,一瞬间变的煞白

“只是假的蝙蝠,天明不怕。”

盖聂把天明抱到怀里,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背部的每一根汗毛都直立挺起不断的瑟瑟发抖。


蝙蝠扇动翅膀的声音不停,又有一群蝙蝠从两人头顶飞过。

盖聂只能抱着他让他的头埋进自己的胸口里,让他不去看鬼屋里的东西

荆天明虽是害怕,但他还是鼓起了勇气把头抬了起来


他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一袭高大的黑色身影从暗处走出来。那鬼的背上背了一把大镰刀,跟他在书里看到过的死神几乎一模一样


“大叔!快起来!”

死神举起镰刀,大手一挥砍向地面的两人

“天明,抱紧了。”

盖聂抱着荆天明,用自己灵活的身体躲开了镰刀

成群的蝙蝠堵住了他们进来的道路,看来只能奔着死神所在的方向跑

死神拿着镰刀缓缓逼近,他每走近一步盖聂就后退一步


虽然知道是工作人员假扮的死神不会下狠手,但也不能被一个假鬼抓住

盖聂利用宽敞的场地一次又一次躲避镰刀的攻击,但躲终究不是一个好办法。


在死神再一次举起镰刀时,盖聂极好的听力感觉到了蝙蝠群的异动

“就是现在!”

他闪身勾引蝙蝠群飞向死神,死神正在举镰刀的动作被蝙蝠群打断,盖聂也借这个机会暂时脱离了危险


后面的事——不是天明的尖叫声吓到了盖聂,就是天明的疑神疑鬼让两人走了不少冤枉路。本来简简单单的一个鬼屋冒险愣是玩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出口


“啊!出口!”

荆天明一下子从盖聂的怀里跳到地面上,奔向了那片曙光

盖聂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像在等什么人


当天明认为自己要跑出鬼屋时,却被一样东西拦住了道路

是刚才那把镰刀。

“镰刀……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

荆天明想到了什么,回头去找盖聂。就发现盖聂被先前的那个“死神”抱到了怀里


“你这个坏蛋松开大叔!不然我………”


不远处的两人没把天明的话听进去丝毫。盖聂有些疲惫的靠在“死神”怀里,轻轻一笑摘掉了“死神”的帽子,一头白发暴露在他的视线中


“我就知道是你。”

卫庄轻轻蹭了蹭盖聂的发顶,用他专属的嗓音在盖聂耳边低语

“[死神]爱上了玩家,你说。这是不是奇缘”

盖聂抬头轻啄了一下卫庄的唇,眼尖的看到了他脸上那一道血痕

“脸怎么了?”

卫庄摸了摸脸,血已经凝固了,但能清楚的摸出来那一道痕迹

“可能是被刚才的道具蝙蝠划到了脸”

“你也不戴面具,活该被划到脸”

嘴上责怪,手上却细细抚摸着那道血痕

“不是什么大问题,回家给你涂些药”


(玩家荆天明吃了一大把狗粮)


三人简单去吃了些晚餐,吃完饭后盖聂送天明回家。解决了其他所有的事,卫庄就牵着他的手,两人走在有些发暗的回家的路上


“师哥怎么就知道那个鬼是我?”

盖聂笑了笑

“你挥镰刀的动作刘暴露了你的身份”

“哦?”卫庄不解的问道,“我的动作怎么了?”

盖聂停下脚步。卫庄也停下脚步站到他的面前等他回答

“你的迟疑”

“你怕伤了我。所以在等那蝙蝠群行动”

“你在买票时就提前和工作人员们打好了招呼。其实,只是为了吓天明吧”


卫庄只是牵住他的双手并不接话,他在等盖聂说完


“你对我的体力还真是有十足的自信”

盖聂叹了一口气,轻轻捏了捏卫庄的手


卫庄把身体微微向前,与盖聂额头相抵,两双手十指相扣


“因为你是我的师哥。我不信你,我信谁?”


对你负责 3

梦境可以反映出一些人曾经的过往或是前世今生。卫庄做了一个梦

[你还真狼狈。]

[小庄,放手]

[哼……不放。]

[………]

他把那瘦弱的身影护在怀里,自己身中数箭

[要死,一起死。]

[是啊。我终于死在了你的手里]

………………

卫庄从梦中惊醒,他的左手死死掐着聂儿的脖子。聂儿没有反抗,也没有吱声,只是被他那么掐着

四只爪子完全放松的状态,还伸着舌头舔卫庄的手,丝毫不知道卫庄差点就要掐死他

“你……不怕我要掐死你?”

聂儿不叫,只是舔卫庄的手指

看着小熊猫的笑脸,为什么卫庄却很伤心?

他缓缓松开聂儿的脖子,后者慢慢爬到他肩膀上拱了拱他的脸。脖子的一圈毛被卫庄掐的有些乱,但是小东西就是不放开卫庄,好像刚才掐它的人不是卫庄。

卫庄抬手摸了摸它的头,聂儿也抬头盯住他的眼睛

聂儿有神的一双大眼睛里多了几滴泪,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卫庄的手上

卫庄把它抱到怀里。小熊猫的眼泪像是止不住一样,整只熊猫软趴趴的缩在卫庄怀里

“你哭什么。”

卫庄的头有点疼。他的大脑一直回想着刚才梦到的画面:那个长发的是他。可那个倒在自己怀里的人,是谁?

他抱起胸前的小东西亲了亲它的额头,这是聂儿第一次对卫庄伸出了爪子。只不过这爪子紧紧抓着卫庄的衣服

“我不知道你在难受什么,人的心我都猜不透,所以小动物的心我更猜不透。”

大多人都曾有过那刻骨铭心的爱情,失去后,将这份情感留在心中,都不愿去打扰对方。可却在夜深人静时一个人默默流泪。怀恋那曾经的过往。看不透的伪装,正如猜不透的人心。弄不明的感情,正如读不懂的心灵

卫庄再也没睡着,但怀里的小家伙哭着哭着睡着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只小熊猫,又不同于一般的宠物,好像又知道他在想什么。

卫庄想了一个晚上,也没搞懂其中的含义

第二天

已经早上十点多了,小熊猫还没醒。

两只小耳朵耷拉着,眼角还带着泪痕,软软的缩成一团趴在卫庄的枕头上。

卫庄轻轻抱起它。聂儿委屈的“吱”了一声,又把头埋到了卫庄的脖颈里

“还是这么委屈啊,傻瓜”

卫庄拍拍聂儿的后背,聂儿就用尾巴打卫庄表示抗议

卫庄一手抓住他的大尾巴狠狠捏了一下,聂儿“吱”的大叫一声爬到卫庄的脖子上用尾巴对卫庄进行“锁喉”

“起床气?”

卫庄假装小熊猫勒紧他了,就又去抓聂儿的大尾巴

被抓过一次第二次就肯定有长进,在卫庄的手伸过来前,聂儿就及时甩了甩尾巴

然后………

卫庄:“…………”

聂儿:“…………”

“吱!!!”

只见那小熊猫用风一般的速度从卫庄的脖子上跳到沙发上,红着脸把自己缩成一团就埋在沙发的靠枕里

刚才好像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地方。卫庄低头看了看自己刚才摸过聂儿的手,没什么不同。但是手感不一样

刚才还在委屈,现在就脸红了。这小熊猫脸皮怎么这么薄

卫庄走到沙发前就去扒靠枕,他感觉到了聂儿在靠枕的另一面用爪子抓着靠枕

“聂儿,松爪子。”

“吱!”

“快松开。”

“吱!!”

“再不松开以后都不抱了”

“吱!!!”

威胁还是很有用的,卫庄说完第三句话时聂儿真的松开了爪子,但看到他时却对他龇牙咧嘴

卫庄挑衅的挠着他的小肉垫,“脸皮怎么这么薄,嗯?”

“吱吱吱!!!”

聂儿脸上生气,但肉垫里的爪子一点都不伸出来

卫庄笑的合不拢嘴。“又不是不对你负责。”

“吱?!”

“我都摸你那了,必须要负责了”

生日快乐

这是一个对于卫庄盖聂来说再不平常不过的一天

早上5:30,卫庄打开手机微博,点开盖聂的主页,一遍又一遍翻着自家师哥的微博

第一条

[今天学了新菜谱,等小庄回来做给他吃]配图是他的手拿着菜刀,案板上摆了许多蔬菜

第二条

[小庄生病了,让他去医院死都不去,非说要在家物理降温。列表们知道什么叫物理降温吗?]

卫庄:“………”

第三条

[今天吊威亚,小庄死活都不想跳,最后答应了他一个条件他才肯跳]

卫庄打开了评论区

甲:是不是在床上做那个什么什么balabala………

乙:盖先生是不是拍完戏就被卫庄大人扑倒在场地然后………嘿嘿嘿

丙:求工作人员的表情(滑稽)

这都是些什么粉丝……卫庄正要扔掉手机继续搂着师哥睡觉,却突然看到了一条留言


东胜神州傲来国的猴叽:盖先生我20号的生日!!能不能求您和卫庄先生给个祝福嘿嘿嘿


都什么跟什么。卫庄直接扔了手机回身抱住盖聂继续睡觉


过了三个小时,盖聂睁眼了。卫庄啄了一下他有些干燥的唇,意料之中得到了盖聂的回答

刚睡醒的师哥就是乖,卫庄心想

他刚要变本加厉,盖聂就伸出食指堵住了他的唇

“不早了,我去做饭”

“可我觉得不够……师哥。”

“不行。要好好吃饭”

“那你晚上要补偿我”

“…………”


事实上两人吃过这并不算早的早饭后,盖聂就带着卫庄去逛街了

起先卫庄还以为盖聂单纯的想买点晚上要吃的蔬菜,结果盖聂带他进了一家糕点店

师哥要吃蛋糕?师哥想给我买蛋糕?我和师哥的生日都过完了那师哥想干什么?某庄在心里脑补了一百种盖聂来这的目的,然后盖聂真就在订蛋糕


“一份巧克力蛋糕,就按照这个模样去做。”

“好的先生,您下午就可以来取”

“谢谢。”


卫庄这下更纳闷了,巧克力蛋糕?以前怎么不知道师哥喜欢吃巧克力?而且谁过生日他又要送谁会不会把自己扔在家里去给那个人过生日?

脑内活动充足的卫庄全然忘记了五点多看的那条微博,把脸色一直黑到了盖聂把蛋糕拿回来前


“小庄,你在气什么?”

盖聂一边和卫庄说话,一边拆着蛋糕盒

卫庄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满脸怨恨的看着那个蛋糕

“………”盖聂露出无奈的眼神,拆好蛋糕盒后坐到了卫庄身边


两人又沉默了很久。卫庄一把将盖聂压倒在沙发上,捏住他的下巴让他抬头看着自己

“师哥,蛋糕到底是为了谁”

“不说实话,我要你好看”

盖聂感觉到卫庄的手开始把他衣服了,轻轻一笑。拦住了卫庄的手

“一位粉丝的要求罢了,蛋糕,是为你买的”

“为我买的?”卫庄疑惑

“你先放开我,晚上回卧室给你补偿”


两人争斗了很久,卫庄才肯妥协

“说吧,今天是什么日子”

“明天是一位粉丝的生日,他在微博提了一些小要求希望我们满足他”

“粉丝生日……”

卫庄这才想起他早上看到的那条微博留言

“所以你是为了给他庆生?”

“嗯。”


…………


最后的最后,卫庄在盖聂的再三“请求”下终于答应了给猴叽录了一个生日祝福的视频

“鬼谷纵横在这里,祝猴叽小姐生日快乐!”


小剧场:

庄:师哥,你还没解释蛋糕

聂:不是都说了是给你买的?

庄:但你不是又说是小粉丝的生日

聂:他还能透过屏幕来我们家里吃?

庄:…………

庄:师哥,我们来换一种蛋糕的吃法

聂:?

庄:嘿嘿………

聂:……你轻点


祝猴儿生日快乐哦~ @东胜神州傲来国的猴叽


我养的小熊猫就是不一样

作为小熊猫的一个番外
小熊猫庄x小熊猫聂

如果让你养一只小熊猫你会怎么样?也许你会每天抱着它犯花痴。如果有两只小熊猫需要养怎么办?鬼谷子就被两只小熊猫围得团团转

“聂儿,小庄。吃饭了”

一说到吃饭,就看到那只有点虚胖的小熊猫先跑到了鬼谷子的脚边,像一只小狗一样扒着鬼谷子的裤子眼睛死死盯着他手上的野果

而另一只偏瘦一点的小熊猫,不紧不慢的晃着大尾巴蹲在墙角,表示对野果一点兴趣也没有

“聂儿啊,学学人家小庄。你看你的肚子都多大了”

盖聂不听,依旧扒鬼谷子的裤子,就是要吃果子

卫庄蹲在不远处舔着爪子,但眼睛一直看着盖聂

鬼谷子左手提着裤子右手拿着果袋,眼见盖聂就要把自己裤子扒下来了,他蹲下了身子刚放下果袋,盖聂就两只抓住抢过小果袋,捧着一袋子野果就跑向卫庄

养大了的熊猫泼出去的水,一个比一个不听话。鬼谷子心想

盖聂拆开袋子,里面的果子一个比一个新鲜。他把袋子放到一边立住,不让果子掉到地上。伸出两只前爪拿出一个比较大的果子,用爪子来回擦,自我感觉擦干净了就递到了卫庄面前

“吱!!”

“………”卫庄只是抬眼看了盖聂一眼又继续低头舔爪子

“吱??”

盖聂就这么举着果子,卫庄就那么舔着爪子,不远处的鬼谷子就这么头疼的看着两个小熊猫

举了五分钟左右,鬼谷子看到盖聂开始自己啃果子了。卫庄也停下了动作看他啃果子

这个小家伙啃了满满一嘴的果子,看起来就像是把食物塞满嘴的仓鼠。

然后鬼谷子看到卫庄慢慢爬到盖聂眼前,戳了戳那鼓鼓的腮帮子,盖聂就把卫庄扑倒在地,两只小熊猫纠缠到了一起

光天化日下撒狗粮,真当我不存在

盖聂堵着卫庄的嘴就不撒口,后者用爪子想推开盖聂但是无果,盖聂嘴里一大半的果子都进了卫庄的嘴。直到盖聂觉得喂的差不多了,才从卫庄的身子上爬起来继续去果袋里翻果子啃

刚被扑倒的卫庄气鼓鼓的坐在盖聂身旁看他啃果子,大尾巴晃来晃去。他就这么一直看到盖聂把整袋果子吃完然后四脚朝天躺在地上

盖聂吃饱了就不爱动。懒洋洋的把肚皮朝上,还抬头看了一眼一脸不爽的卫庄,吱吱吱叫了几声

卫庄没吃多少,但他也爬到了盖聂身旁,把脑袋放在盖聂的肚子上,用两只前爪慢慢摸着后者的肚子

“吱?”盖聂一脸懵逼

卫庄整只熊猫扑到了他的身上

捧着盖聂的脸就去亲他的嘴。盖聂顺从的伸出小舌头舔卫庄,卫庄也同样伸出小舌头舔盖聂

两只大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纠缠到了一起。盖聂怕卫庄掉下去,还用四只爪子抱住了卫庄

躲在暗处的鬼谷子突然老脸一红:我养的小熊猫就是不一样。

今天的蝴蝶结聂也很可爱 2

聂儿新的一天从洗澡开始。卫庄心知自己家里的浴室太小,不方便给他洗澡,就带着聂儿开车去了他很少住的别墅

他的别墅有一个很大的泳池,要不是因为工作原因他早就搬回到这住了

小东西趴在他的肩膀上,看到水的那一刻马上就跳了进去

“怎么这么心急。”卫庄不紧不慢脱着衣服也跳了进去

碰了水的小东西湿漉漉的,摸起来都没有那种毛茸茸的手感了

他只露了一个小脑袋在水面外,死死盯着靠在泳池壁上的卫庄

卫庄勾了勾手指,示意它游过来。小熊猫就用四只小爪子扑腾扑腾的游到卫庄面前

卫庄使坏,在小东西快碰到自己时游到了另一边

小熊猫就继续追,卫庄继续躲

躲了几次小熊猫就不乐意了,发出吱吱吱的叫声,立着的小耳朵也耷拉了下去,游到旁边的内壁上不动了

“怎么,生气了啊?”

“吱………”小熊猫不乐意的叫了一声

“那还要不要抱抱了?”

“吱!”听到这句话,小熊猫耷拉的耳朵瞬间立了起来,伸出小舌头又游向了卫庄

卫庄张开了双臂,等着小熊猫投入怀抱

小熊猫游到卫庄胸前时就要往上爬

爬...爬...爬....爬不上去

胸太滑了

卫庄被这一幕逗笑了。“不是想上来吗?我给你爬”

然后小熊猫继续爬,但还是爬不上去,聂儿就开始委屈了

一双大眼睛看着卫庄,一会眨眨,一会又闭上

卫庄直接就把聂儿从水里捞了出来,湿湿的,摸着都不舒服了

聂儿伸爪子要碰卫庄的脸,但卫庄把它举的太远他够不到,然后它就对着空气左挥挥爪子右挥挥爪子

卫庄不知道它什么意思,所以又把它举远了一些

这下聂儿更着急了,开始在卫庄手里乱动了

“你想让我松手?”

一句话让聂儿的动作停了下来

然后卫庄看到了聂儿举起两只前爪,又收回到肚皮上,这姿势就像抱抱一样

“你想要我抱?”

“吱!”小熊猫疯狂点头

这小家伙怎么这么通人性,卫庄收了手把聂儿抱在胸前,然后聂儿心满意足的抱着卫庄的脖颈又亲了一口他的脸

啊...这要是个人那岂不黏人死。卫庄心想

“不好好洗澡在这舔我,你说你一天天都在想什么”

聂儿歪了歪头,又舔了卫庄一下

卫庄抱着小熊猫重新将它放到水面上,让它肚皮朝上

聂儿用大尾巴掀起了一阵小水花,全打在了正低头要给他洗澡的卫庄的脸上

“小东西,你这是在玩火....”

卫庄报复性的狠狠揉搓聂儿的肚皮,后者用四个小肉垫打卫庄的手

“还皮不皮了?嗯?”

然后聂儿一口水像喷泉一样喷到了他的脸上

“吱吱吱~”

“........”

“看来今天要好好收拾你了”

“吱?”聂儿舔了舔他的手,一脸懵

这大眼睛卖起萌来卫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又简单给小熊猫洗了洗身子,一人一动物就上了岸

一般的小熊猫清洗身体会用前掌清洁毛皮,也会用树枝或石头来抓背。但他家的聂儿什么都要他做——毛皮要他擦,后背要他抓

卫庄穿好衣服拿起毛巾给聂儿擦身子,小东西乖乖的让卫庄擦

这一副模样,炸毛的小熊猫。真像一只刺猬

这只“小刺猬”跳到卫庄的腿上舔毛,卫庄就摸着那还有点湿的大尾巴。

他还带了一袋子野果给聂儿吃,因为聂儿的胃口实在是太大了。

“这么能吃还这么瘦。”

聂儿的毛干了,就肚皮朝上躺在卫庄的腿上啃果子吃

“胖胖的摸起来才舒服啊”卫庄戳他的肚皮,它就用后爪的小肉垫踢卫庄

意思是再说我胖就不给你摸了

一袋子野果都被聂儿吃光了。吃完早餐的聂儿张开四肢懒洋洋躺着,卫庄怎么摸都不动了

“聂儿,聂儿?”

“………”小熊猫声都不吱,小嘴上扬一直在享受

“吃饱了就不理人,我可真伤心”

小熊猫还是闭着眼,一动不动

卫庄心想:你不动那我就把你扔下去。想着伸手就要把它拿下去,小熊猫马上就睁开了眼

“吱!!”

手被四只爪子抓住,聂儿还对他龇牙咧嘴的

“终于龇牙了啊,想咬我了?”

“吱……”

聂儿收了牙,伸了舌头舔卫庄的手指

“给你一个礼物,宝贝。”

卫庄抱着聂儿回到客厅,客厅茶几里摆了一个小礼盒,小熊猫好奇,就跳到茶几上绕着礼盒转

卫庄打开盖子,里面是一个带着铃铛的蝴蝶结

“吱?”

小熊猫一脸懵的看卫庄把蝴蝶结戴到自己脖子上,然后它抬起爪子碰了碰铃铛

铃铃铃………

卫庄看着戴上蝴蝶结的聂儿跳到地板上跑来跑去,一会又躺到地上抱着铃铛玩

“喜欢吗?”

“吱~”

小熊猫跳到沙发上就往卫庄身上爬,卫庄拖着它的大尾巴让它爬到自己肩膀上。聂儿用两只前爪碰过他的脸,在他的唇上碰了一下

“吱吱吱~~”

饲养员庄x小熊猫聂

1

这是一个有很多动物的动物园,每名饲养员都有他们专属的小宠物。卫庄是总管理员,如果动物们没有什么大问题他是绝不会出面照顾任何动物的
动物群里也有一个很特殊的存在。饲养员喂食时总有那么一只小熊猫从来不抢食物,一定要等饲养员都走光了才肯出来觅食
这天这只小熊猫如往常一般出来吃食物,其他伙伴已经躲进了树洞去休息。它自己跑出树洞,用两只小爪子在沙子里翻来翻去,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找着找着,小家伙就不知道找到哪去了。心大的饲养员韩非忘了关紧门,这只小熊猫只顾着低头找食物也没注意到自己已经爬出了养殖笼

卫庄闲来无事在动物园里散步,这个时间动物们午休的午休,饲养员们吃饭的吃饭,他一个人在温度为30°的天气下散步。
小熊猫只顾着吃,嘴塞的满满的肚子圆鼓鼓的,肚皮朝上躺在树荫下。完全忘了自己已经跑远了笼子
它来的路本来是一片阴凉,但现在已经大中午十二点了,所以刚才的阴凉都被阳光代替了。
小熊猫开始急了,30°的对他来说已经是高温了,肚子还吃的鼓鼓的完全走不动了,现在能让他趴的地方只有这一片阴影。但是这片阴影又能保持多长时间
正在散步的卫庄来到这附近,他的脚步突然停下。什么东西在吱吱吱的叫?
循着声音来到那片树荫下,他看到了那缩成球的一团小熊猫
卫庄蹲下身子去看那团球。小家伙缩成一团,小脑袋埋在蓬松的大尾巴里,两只爪子还抱着脑袋。小小的吱吱声就像是找不到家了就很委屈
卫庄笑出了声,“小家伙,自己跑出来的吗”
小熊猫听到声音把脑袋从尾巴里抬起来,一双大眼睛眼泪汪汪的看着卫庄
“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吱……”小熊猫像是能听懂卫庄的话,直起身子抬起两只小前爪就要卫庄抱
卫庄一直都很招动物喜欢,所以他也没对这只小熊猫的动作感到奇怪
他脱下外套把小熊猫包在衣服里,小家伙也真听话,自己就往衣服里爬,还露了一个小脑袋死死盯着卫庄
不知道露脑袋会照到阳光啊,卫庄摸住它的头就往衣服里按。小家伙被这么一按,好像又不满足只在衣服里,扒开卫庄的白背心就往里钻。
它在小熊猫里算是小的了,不过40cm的长度。卫庄看着这毛绒绒的一团一定要钻到自己衣服里,两只爪子扒开扒去,好不容易整个身子钻进去了但是脑袋进不去,这小家伙索性也就把脑袋靠在卫庄的脖颈上,两只爪子像人一样抱住他的脖颈一动也不动了
搞的他像个孕妇一样,挺着个大肚子。罪魁祸首还在自己衣服里把尾巴摇来摇去,很开心的样子。卫庄用外套盖住它的脸防止被阳光照到,一人一动物慢慢走回了他的办公室

一回到办公室,小家伙就从卫庄的衣服里跳到了地上。
它并不怕这个陌生的环境,大尾巴摇来摇去,一会跳到卫庄的办公桌上一会又跳到沙发上四脚朝天
卫庄办公室20°,在小熊猫适合生活的温度内。他把外套放到办公椅背上,转头就看到了在沙发上撒娇的小熊猫
“吱~”
他知道小熊猫是一种不喜欢叫的动物,但这只小熊猫不仅不合群自己跑出来找食物,还对他撒娇卖萌。他饶有兴趣地摸上了小熊猫的肚皮,小家伙收起四只爪子把他的手指包起来,还想伸脑袋去舔。但是他吃的太多了,肚子上都是肉完全起不来
“吱……”
卫庄明白了小家伙的意思,另一只手放在了它的嘴边,小家伙马上就抱着卫庄那根手指玩了起来

吃过午饭的韩非去看每个动物的笼子,这才发现小熊猫笼子门正大敞着。他急忙进去数了数有多少只小熊猫,这一数了不得,丢了一只。
他以极快的速度跑到卫庄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没有关,他还没做好怎么和卫庄说的准备,就趴着门偷偷往里看
“小家伙,为什么偷偷跑出笼子,嗯?”
小熊猫躺在办公桌上,一脸无辜的看着卫庄
卫庄攥起拳轻轻碰了碰他的肚皮,小熊猫也握起小爪子打空气
“你握什么爪子?”卫庄被逗笑了
“???”小熊猫马上松开了爪子
这小家伙真通人性。他在小熊猫面前把手攥紧,又松开。小家伙也跟着他,四只小爪子收起,又放开,小梅花暴露在卫庄眼里
“吱~”
啊……真是可爱啊。卫庄狠狠揉了揉小熊猫的头

门口的韩非看到这一幕松了一口气,心想自己不用解释了,但卫庄看到了他
“就是你把小熊猫弄丢的吧,韩非先生。”
冷冰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韩非僵硬的转过头
“卫庄兄别这么叫我,你看这小熊猫也没事,不如我们就……”
“你想让它出事?”
“怎么会呢~我这么喜欢动物是不是?”
“喜欢到笼子门都不关紧”
“…………”
韩非看到那只小熊猫,眼睛一转
“卫庄兄你就收了这只小熊猫吧,养了它两年,我从没见过它和谁这么亲近过”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
“好好好~那没我事我就先走了哦~”
“以后别让我再抓到落单的小动物”
“是~”

卫庄为了养好这只小熊猫,请了好几天假并把动物园的管理权都交给了张良,因为只有他能管得住韩非
两年的小熊猫等于人类十八岁,他相当于养了一个十八岁的儿子在家。他给他取名聂儿。小家伙的胃口一直很大,大到他严重怀疑这个小家伙是不是觉得所有东西都能吃
他回到家洗了个澡,为了排汗他就没穿上衣,刚推开门他就看到了蹲在浴室门前等他的小东西
“傻瓜吗,蹲在这等我”
他抱起毛茸茸的一团半靠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一开始还挺乖,看着看着这小东西就往他胸上爬,两个小爪子左右压
有点痒……
他可不是他的妈妈啊……卫庄心想

说好的喜欢独居呢,这只小熊猫怎么这么黏人
“聂儿,你要自己睡觉”
“吱………”
聂儿就是死死抓着他的裤脚不松爪,一定要卫庄抱他睡他才肯睡觉
卫庄就是不抱他睡觉,小家伙就委屈了
“吱…吱…吱…”
眼泪汪汪的,就好像卫庄不要它了
他本来就喜欢小动物,更别说这么黏人的小动物了
“你再哭我亲你了啊。”
卫庄把聂儿举到眼前,没想到小家伙主动亲了上来
“你如果是个人我肯定娶你”卫庄笑了

当天晚上,小熊猫心满意足的抱着卫庄的胳膊睡着了。尾巴也缠着他,就是不松开
“真是个小妖精。”
卫庄吻了吻聂儿的头
“晚安”

【爱情来的就是这么简单 下】

他们还没有进行更深的一步,一来盖聂在他怀里睡着了,二来门口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卫庄把盖聂轻放在一侧再站起身拦腰抱起他。因为他实在太轻了,一只手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他从身上推下去

门口的女人咬紧下唇,左手紧紧握着手帕。醉酒的盖聂软软倒在卫庄的怀里,死死环住那人的的脖颈,时不时还在他耳边哼几声

卫庄把人往上提了提,宠溺的吻住盖聂的唇。盖聂本就睡的不深,被这一吻微微睁开眼睛,男人温柔的湛蓝色的眼眸入了他的眼

“师哥,张嘴。”

盖聂蹭了蹭他的脖颈,有些撒娇的说道,“我不。”

卫庄抓紧时机侵入了他的领地。一个带着酒味的湿漉漉的吻在二人之间产生。在女人的眼里,卫庄就像是故意演给他看的

“你这个花魁不要以为他来就是喜欢你”

“我会请陛下赐婚的!哼!”

荣青气的直跺脚。从盖聂来紫兰轩的第一天他就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兴趣,盖聂的眼睛,盖聂的鼻子,盖聂的唇,还有他的一切……她都想要这个男人成为她的专属

“你觉得,你配吗。”

卫庄冷哼一声。拿起一杯酒喝下,再次吻上了盖聂的唇

“你了解他吗。还是你以为,你所期待的爱情会是美满的?”

“他是秦国第一剑客,你是这烟花之地的小小一员,你认为,他会对你有什么好感。”

荣青只能以目怒视,如果打起来吃亏的是她。但自己喜欢的男人怎么可能随意撒手给别人

“他对我有没有感情你又怎么知道!盖先生以前的酒都是我准备的,我为他倒酒陪他说话,他怎么可能会不在意我!”

“那么他都是怎么回答你的。”

卫庄笑了一声

“他………”

“他是对你笑了,还是……握你的手了。这些怕是都没有吧”

“…………”

“如果你还不信,那我便证明给你看”

卫庄把盖聂平放在地,欺身压上

“师哥,想要我吗?”

“要………”

“真听话。马上就给你”

荣青清晰的看到卫庄把手伸到了盖聂衣服的腰带处,然后是什么开了的声音。下一秒她就看到了盖聂白皙的胸膛暴露在他的视线中

“…………”不能看了不能看了,我还是先跑为上吧。

她哭着跑出了卫庄的房间。卫庄倒是很满意,重新低头吻上了盖聂的胸膛

“诶卫庄大人,你有看到……额……”

为了找荣青的弓子循声来到了这里,然后她正正好好打断了卫庄的兴致

……………

“卫庄大人我错了你别鲨齿梳头!!”

一记鲨齿从屋内飞出,差点就削到弓子的头发

在一楼看到两个人狼狈样子的紫女叹了一口气,这年头,好好活命不好吗

——小剧场——

“师哥,其实你的酒早就醒了”

“…小庄,从我身上下去”

“我不。这戏都演了一个开头,不能半途而废”

“你别……王上还在等……唔……”

“省点力气一会有你说话的时候”

…………………

荣青哭着跑到了紫兰轩隔壁的小摊上,小摊老板见她这么伤心就开口询问

“姑娘这是怎么了?”

“………”

“看您是从紫兰轩跑出来的,这是看上了谁家的公子但是被其他女人抢走了”

“………”

“我想想啊……最近进出紫兰轩的公子,倒是有一位秦国第一剑客,莫不是他?”

“不是!”

看来是了,老板心想

“盖先生早就名花有主了,姑娘你还是早点打消这个想法吧”

“………凭什么现在的好男人都被男人抢走了!”

老板摆了摆手,“因为……人家帅人家有资本”

荣青是荣太太客串 @青荣 摆摊老板蛰大 @刘惊蛰 弓子就是老弓了啊哈哈哈

脑洞还是源自荣太,番外肯定会有,就那个了。(づ◡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