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翎

对你负责 3

梦境可以反映出一些人曾经的过往或是前世今生。卫庄做了一个梦

[你还真狼狈。]

[小庄,放手]

[哼……不放。]

[………]

他把那瘦弱的身影护在怀里,自己身中数箭

[要死,一起死。]

[是啊。我终于死在了你的手里]

………………

卫庄从梦中惊醒,他的左手死死掐着聂儿的脖子。聂儿没有反抗,也没有吱声,只是被他那么掐着

四只爪子完全放松的状态,还伸着舌头舔卫庄的手,丝毫不知道卫庄差点就要掐死他

“你……不怕我要掐死你?”

聂儿不叫,只是舔卫庄的手指

看着小熊猫的笑脸,为什么卫庄却很伤心?

他缓缓松开聂儿的脖子,后者慢慢爬到他肩膀上拱了拱他的脸。脖子的一圈毛被卫庄掐的有些乱,但是小东西就是不放开卫庄,好像刚才掐它的人不是卫庄。

卫庄抬手摸了摸它的头,聂儿也抬头盯住他的眼睛

聂儿有神的一双大眼睛里多了几滴泪,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卫庄的手上

卫庄把它抱到怀里。小熊猫的眼泪像是止不住一样,整只熊猫软趴趴的缩在卫庄怀里

“你哭什么。”

卫庄的头有点疼。他的大脑一直回想着刚才梦到的画面:那个长发的是他。可那个倒在自己怀里的人,是谁?

他抱起胸前的小东西亲了亲它的额头,这是聂儿第一次对卫庄伸出了爪子。只不过这爪子紧紧抓着卫庄的衣服

“我不知道你在难受什么,人的心我都猜不透,所以小动物的心我更猜不透。”

大多人都曾有过那刻骨铭心的爱情,失去后,将这份情感留在心中,都不愿去打扰对方。可却在夜深人静时一个人默默流泪。怀恋那曾经的过往。看不透的伪装,正如猜不透的人心。弄不明的感情,正如读不懂的心灵

卫庄再也没睡着,但怀里的小家伙哭着哭着睡着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只小熊猫,又不同于一般的宠物,好像又知道他在想什么。

卫庄想了一个晚上,也没搞懂其中的含义

第二天

已经早上十点多了,小熊猫还没醒。

两只小耳朵耷拉着,眼角还带着泪痕,软软的缩成一团趴在卫庄的枕头上。

卫庄轻轻抱起它。聂儿委屈的“吱”了一声,又把头埋到了卫庄的脖颈里

“还是这么委屈啊,傻瓜”

卫庄拍拍聂儿的后背,聂儿就用尾巴打卫庄表示抗议

卫庄一手抓住他的大尾巴狠狠捏了一下,聂儿“吱”的大叫一声爬到卫庄的脖子上用尾巴对卫庄进行“锁喉”

“起床气?”

卫庄假装小熊猫勒紧他了,就又去抓聂儿的大尾巴

被抓过一次第二次就肯定有长进,在卫庄的手伸过来前,聂儿就及时甩了甩尾巴

然后………

卫庄:“…………”

聂儿:“…………”

“吱!!!”

只见那小熊猫用风一般的速度从卫庄的脖子上跳到沙发上,红着脸把自己缩成一团就埋在沙发的靠枕里

刚才好像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地方。卫庄低头看了看自己刚才摸过聂儿的手,没什么不同。但是手感不一样

刚才还在委屈,现在就脸红了。这小熊猫脸皮怎么这么薄

卫庄走到沙发前就去扒靠枕,他感觉到了聂儿在靠枕的另一面用爪子抓着靠枕

“聂儿,松爪子。”

“吱!”

“快松开。”

“吱!!”

“再不松开以后都不抱了”

“吱!!!”

威胁还是很有用的,卫庄说完第三句话时聂儿真的松开了爪子,但看到他时却对他龇牙咧嘴

卫庄挑衅的挠着他的小肉垫,“脸皮怎么这么薄,嗯?”

“吱吱吱!!!”

聂儿脸上生气,但肉垫里的爪子一点都不伸出来

卫庄笑的合不拢嘴。“又不是不对你负责。”

“吱?!”

“我都摸你那了,必须要负责了”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