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翎

七夕快乐!既然七夕了就来一个不一样的七夕贺文

——————————————————————

当你看到你自己被做成了表情包有何感想——我们鬼谷纵横的二位在七夕节前一天刷到了粉丝送给他们的“七夕礼物”

“师哥,你最近好像很喜欢刷微博”
某大型犬觉得微博抢走了自己的师哥,导致快到七夕节了师哥都不怎么和他说话了

盖聂揉了揉那从背后抱住自己又把头放在他肩膀上的大型犬的头发,宠溺的说道,“也不算是,只是无聊罢了。”

“无聊怎么不和我做些爱做的事。”卫庄不满的蹭了蹭盖聂的脖颈,使坏的在那里吐热气

“晚上再说。”盖聂推了一把肩上的白毛,发现推不动,索性也就不推了
卫庄吃了香,见盖聂不推自己了,就继续埋头在盖聂的脖子上蹭来蹭去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抱着一个被抱着。盖聂手里刷着微博,卫庄看盖聂刷微博。最后两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定格在了一条微博上

微博内容是这样的:
[七夕快到了,鬼谷传人送祝福!]
下面是两张配图,一个是盖聂一个是卫庄。不过这两张配图让卫庄的眼皮直跳

“师哥,这是你?”
“或许。”
“你笑起来这个样子?”
“小庄你也是。”
“………”

微博的下方评论999+,卫庄清晰的看到热度最高的几条评论
第一条来自八玲珑的主子:这是和我拍过戏的纵横吗??看来接了我一招正刃索命·逆刃镇魂,两位的口味变重了
第二条来自不惧鲨齿梳头的皮皮:我不敢相信这是曾经喜欢站窗台旁边一句话都不说的两位,不过,卫庄兄配这个笑容真的好合适!

卫庄看完第二条后,一只手默默拿起床头定制的金属鲨齿,另一只手拿起电话打开联系人点击了那个备注为赤练的电话号

“庄~有什么事?”

“中午把你哥约出来,老地点。”

“好的庄~”

卫庄虽然只说了一句话,赤练就已经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他肯定是看到了那条微博
哥哥,让你作死,这次妹妹也不管你了

卫庄挂了电话,重新将盖聂抱到怀里。电话里两人的交流不过三句话而已,盖聂抬眼看了一眼卫庄,马上又低头看自己黑屏的手机,什么都没说

“你吃醋了?”

“………”

盖聂最擅长的就是什么也不说,和卫庄进行冷战
卫庄也有他的方法治盖聂的冷战,他一边快准狠的侵占师哥的唇,一边把手探入里衣去摸胸前的两个果实
盖聂这个时候就会咬卫庄的舌头

“好好说话。”

“可是师哥你都不理我,我以为你生气了”

“生气也不是你这么哄的”盖聂的耳尖已经红了

“但师哥喜欢我对你这样”卫庄又坏气的啃了一口盖聂的耳朵
然后被踹下了床

被踹下了床的卫庄坐在地上思考了几秒钟,回头看依旧红着耳朵的盖聂,问道,“师哥,我有点想见见那两个发七夕祝福的人了”

“你以前不是很排斥见粉丝吗。”

“性质不同,我觉得他们的头发该梳梳了”

盖聂一个白眼,“不要为你闲的没事找借口”

卫庄赌气一般盘腿抱胸,“那我为什么闲的没事,师哥?”

“别问我,我不知道。”盖聂选择性不回答卫庄的问题

然后他看见卫庄拿出手机不知道又给谁发了短信,还一脸笑容。
盖聂的脸又黑了下来,他什么时候也变得像自己师弟一样喜欢吃醋了呢

——此时某群里——
引弓落月:你们看没看那条祝福七夕快乐的微博
爱民如子:看了,简直就是送命微博
墨羽:人生在世开心就好
阿卡啵糖:我已经做好了鲨齿梳头的准备
渠为首:听说庄叔还回复了那条微博(剔牙)
渠为首:而且还秀了一波恩爱
引弓落月:!!!
猴叽:!!!
阿卡啵糖:!!!
怪哉:什么微博!!
刘惊蛰:就是那条聂叔庄叔祝七夕快乐的微博
草长:坐等鱼糖在线被鲨齿梳头
青荣:上香
踢踏踢:上香
梁州:上香
阿适:上香
陌上:上香
……………(此处省略很多个上香)

中午到了,韩非准时到达酒吧,不过他还带了一个人

“中午好啊卫庄兄~”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只约了你一个人。”
卫庄挑了挑眉,手里的鲨齿就要出鞘

韩非见状,立刻躲到那第三者身后
“这不在路上遇到了玄翦兄,也就一起来了”

“你是怕被梳头,才带了一个帮手吧”

“怎么会,卫庄兄我可是很喜欢你的鲨齿~呸………”

“嗯?”
“你再重复一下最后一个字?”

一直看戏的玄翦表示自己想拿一块西瓜坐在旁边看戏,可他也评论了那条微博还是热度第一,但他和韩非相比,至少他有武力值

“卫先生,您的口味没有变重”

韩非憋笑,然后吃了玄翦一爆栗,并被丢到了卫庄面前,卫庄给他梳了一个新发型

“啊啊啊啊!!你赔我帅气的发型!我要去找盖先生告状!!”

卫庄轻笑一声,再次举起鲨齿。“你还要找师哥告状?”

“…………”
“卫庄兄我错了,新发型真好看”
我忍,我忍还不行吗。你就是欺负我家子房不在

“韩先生,就算是你家那位在,你们两个也打不过他。”
玄翦仿佛有透视眼一般,看透了韩非的小九九

“请您不要说出残忍的事实………”

——群里——
墨羽:你们说庄叔会给聂聂买什么七夕礼物
引弓落月:试图窥探庄叔内心的人基本都是死路一条
墨羽:猜猜而已庄叔又不会知道
渠为首:送他自己
渠为首:然后半夜三更这样那样……
阿卡啵糖:+1
引弓落月:+2
刘惊蛰:打破队形!
阿适:你应该想想你会被梳成什么新发型
灵殇:我们有没有机会亲眼看到你被梳头
爱民如子:在发量本来就少的基础上变成地中海怎么样
阿卡啵糖:…………
缘:吃瓜看戏

盖聂一个人在家。他已经对着镜子发呆一个小时了
我笑起来真的是那个样子吗………盖 不自信 聂对着镜子审视自己
他很少笑,所以卫庄经常吐槽他像一根木头
卫庄就刚好相反,他每次看到师弟看到自己时嘴角挂起那一抹笑的时候,他都会不自觉的脸红
他一直都认为卫庄的笑那么阳光,却不知道自己的笑可以融化卫庄心里的那座冰山

电话突然响起,盖聂按了接听键
他还没说话,对方就急急忙忙开了口

“盖先生你家那口子要杀人了你快来救救孩子吧!!!”

“韩非先生,小庄怎么了。”

“还是那家酒吧盖先生快来吧我挂了啊”

盖聂还没来得及在说什么,韩非就挂了电话
“…………”
然而盖聂满脑子想的不是韩非的事,而是——小庄是不是喝酒喝多了

但是盖聂并没有在卫庄身上闻到酒精味,两人回家已经是晚上七点
盖聂一声不吭的做了晚餐,两人吃饭的时候也什么都没说。卫庄看着师哥收拾碗筷,洗碗放碗,一套和平常没区别的动作
在盖聂收拾好一切后,他走到那人身后拦腰抱起人,径直上了二楼的卧室

卫庄却蓦地勾唇笑了,他温热的手掌将盖聂的脸钳住,幽蓝的眼眸似是闪烁着似笑非笑的暗茫
没有一丝的预兆,他就这么深深地吻住了他,长舌在唇齿间逗留。薄唇在他的唇瓣上吻着,难舍难分,灼热的呼吸彼此交融汇集着

盖聂闭上眼睛,环住卫庄的脖颈去轻抚他的头发
卫庄也摸着盖聂的脸,珍惜宝贝一样的爱着这个人

“小庄,还亲不够吗”

卫庄松开盖聂的唇,看到他笑了。但他没有说,盖聂也不知道自己笑了

卫庄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十分钟就到七夕的零点了

“师哥,我们去阳台。”

那时候,未来遥远而没有形状,梦想还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我常常一个人,走很长的路,在起风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一片落叶,仰望星空,我想知道:有人正从世界的某个地方朝我走来吗,像光那样,从一颗星到达另外一颗星,后来,你出现了
卫庄抱着盖聂站在明亮的星空之下,他从背后抱着盖聂,盖聂靠在他的怀里。两人在星空下又来了一个短暂的接吻

整座城市都漆黑一片,突然两人眼前一亮,盖聂放眼看去,远处的高楼大厦上突然亮起灯光,灯光是他的名字,他的模样

“师哥,七夕快乐”

“小庄……”

“你不要说话。”卫庄用一根手指堵住他的嘴,“听我说完”

“这是我们结婚后的第一个七夕,第一次,我想让你开心”
“你的名字,你这个人,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深深印在了我的脑子里”
“我喜欢你为我吃醋的样子,表面装作不在意,心里却在意的不得了”
“还有……师哥。”
“你笑起来,很好看。”

说最后两句话时,盖聂翻了个身与卫庄对视
那人湛蓝色的眼睛比此时的星空还要美丽,盖聂甘愿深陷其中

“你也是,小庄。”

一场烟花的盛会,在星空下上演,华丽的上场,两人最后的一句话在亲吻与烟花中埋没

白发男人说,“要一辈子在一起,师哥”
黑发男人笑着回答,“我爱你,小庄”

凌晨一点,卫庄发了一条微博。
微博内容是两张图片,第一张盖聂在他的怀里,嘴角带笑;第二张是他本人,头抵在盖聂的发顶,也带着笑容。附注了一句话:师哥的笑,无人能比
盖聂同样也发了一条微博,第一张图片是满天的烟花,第二张是两人在烟花下接吻的图片
附注:日后你的生活,有我

——小剧场——
盖聂:那两位粉丝你怎么处理的?
卫庄:交给隐蝠和苍狼王了
盖聂:………
卫庄:师哥放心,我只是让他们吓唬一下那群毛孩子

此时的群里
瓶仔:头发还在?
爱民如子:人还在?
灵殇:还活着?
阿卡啵糖:命大,我们还完好无损2333
引弓落月:看到聂叔了吗!
墨羽:大牌明星怎么可能亲自动手
缘:那怪不得你们还活着
墨羽:………
阿卡啵糖:………

评论(2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