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翎

今天是师哥主动的一天

论高中时期的师哥是怎么追小庄的,先前点梗的一个脑洞<( ̄3 ̄)>

———————————————————————————

据说与自己的灵魂相近的两个人会在一起。当你识别和遇见了他,在他的眼睛里会看见你自己

两个人在一起你说简单就简单,你说复杂就复杂。而卫庄和盖聂,就是别扭

秦时(一)班和天行(一)班从来都是水火不相容。秦时(一)班以荆轲为首,天行(一)班以卫庄为首,每每有校园活动时这两个班就一定要比个高低

卫庄作为体育全能,只要是他参加的项目,谁都别想和他抢第一,但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盖聂。盖聂的体能与卫庄不分上下,如果误打误撞和卫庄在一个项目了,卫庄就把第一让给他。赛后盖聂去问,卫庄的回答永远都是,“都是一个班的,谁第一都无所谓”

虽然两个班经常打来打去,但荆轲和盖聂的关系好在两个班之间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韩非就纳闷了,明明卫庄盖聂才是师兄弟,怎么这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就和陌生人一样

韩非走进班级,发现只有卫庄在班级里,而且他正靠在窗台晒太阳

卫庄兄不是最喜欢体育课的吗,这次居然只有他没下楼

他悄悄走到卫庄身边,趴在窗台上看着操场上玩闹的同学

“我说卫庄兄,隔壁荆轲是不是喜欢盖兄?”

卫庄连眼皮都没抬,“他喜欢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真的不在意?”韩非挑眉

“他们只是朋友而已。”

“可是。”韩非笑着看操场上对盖聂勾肩搭背的荆轲,“我看他们这个朋友,怎么比你们师兄弟还要亲密”

卫庄最讨厌别人说他们的师兄弟关系,他微微睁眼看了一眼操场,发现荆轲的脸都快贴到盖聂的脸上了

“他们看起来关系真的不错。是吧,卫……诶人呢?”

才一个愣神工夫,卫庄就从他眼前消失了

“还说不在意。跑的比风都快……”

——操场上——

“阿聂,几天后的篮球比赛让你家那位让让我们呗~”

荆轲像一块膏药粘着盖聂,盖聂又不好意思推开荆轲

“荆兄,你们的实力并不弱于小庄,谁胜谁负还是个未知数”

我们实力是不弱,但是在卫庄面前,他巴不得把我打趴下让我叫他爹呢,荆轲心想。

“阿聂,你就帮我这个忙,你家那位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盖聂有些无奈,荆轲一口一个他家的小庄他家的小庄,而且说的脸不红心不燥的。他和小庄明明就不是那种关系

“荆兄...我们只是师兄弟罢了。更何况小庄他....”

不等盖聂说完话,荆轲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

“你说我哪点让他看不惯了,我觉得我这个人挺好啊”

“长得也不丑,性格也开朗,人缘还不错,还有阿聂你这个好兄弟,他怎么就看不惯我了”

“阿聂你说是不是?”

盖聂:“......”

“看来你们聊的很开心啊,师哥。”卫庄冷冰冰的声音从二人身后传来

“小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在窗台上看到荆轲的时候就已经很不爽了,现在又看到盖聂不仅不推开他甚至还为他解释就更加不爽。他的目的,只有荆轲一个人

“你好像很喜欢缠着我师哥”

荆轲躲到盖聂身后,只探出一个脑袋看卫庄

“阿聂是大家的,我怎么就不能碰了?”

卫庄挑挑眉,不屑的看向荆轲。“我好像听到,刚才有人说【你家】这两个字?”

“你什么时候来的??居然偷听我和阿聂的对话!!”

“呵....”卫庄双手抱胸,“偷听那种事,也只有你做的出来”

懒得再和荆轲多说一句话,他行动强横,一把拽过盖聂的胳膊让他离开荆轲

“师哥,我们回班级。”

韩非在窗台上盯着看了楼下半天,开始从卫庄偷偷摸摸走到盖聂身边,一直到强横的把盖聂拽走,整个过程不拖泥带水,韩非不得不感慨一句:卫庄兄还真是护妻狂魔。

卫庄把盖聂按在墙上,狭小的空间使他们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小庄,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我之间没什么好解释的。”

“还是说,你想为那个姓荆的解释什么。”

对于荆轲,盖聂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现在只关心怎么才能让卫庄忘了这件事

“荆兄只是想让我对你求情。”

“求情?求情是他那种态度?”卫庄笑了,压低了身子,嘴唇都快碰到盖聂了,“师哥,你最好不要骗我,我的耐心有限。”

“小庄,我没有骗你.....”

卫庄温热的气息打在他的脸上,盖聂不自觉的避开那眼神,觉得脸有些烫

“哼....”

卫庄倒是松开了盖聂,没做什么其他的动作,也没注意到盖聂泛红的耳尖

“师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真是开不起玩笑。”

两人装作若无其事,回到了班级

“搞定了?”韩非学着卫庄的样子坐在窗台上,得到了卫庄一个白眼

“话说到这,过几天的篮球赛还要靠卫庄兄~荆轲不会是为了这件事才找到盖聂吧”

卫庄拉着盖聂坐到座位上,一个人翘着二郎腿一个人乖巧坐,韩非有那么一瞬间真不敢相信这两个人师出同门

“你还真说对了。”

“所以荆轲是想让卫庄兄你放他们一马?”

“没那个必要。”

盖聂看向卫庄,这个人就坐在他身边,手拄着下巴,眼睛微眯,像极了一只懒散的大猫。他不自觉的伸出手,想去摸这只大猫

“师哥,你想干什么?”

卫庄抓住那只手,对上那琥珀色的眼眸

“你该不是想摸我的头吧”

“没有。”

“那你为什么脸红。”

“是你的手太热了。”

“哦。”

他松开手,视线转向了韩非,但韩非清晰地看到了盖聂微微泛红的脸

篮球赛在星期二的下午,天九(一)班一大早就在做准备,秦时(一)班也同样。

季布:“这次有胜算吗,荆轲?”

龙且:“你看他那镇定的模样,有两种可能。第一,他觉得没必要挣扎了,不可能赢。第二,他就是傻了”

正在椅子上前后摇来摇去的荆轲听到这句话,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龙且看到这一幕,又补了一刀,“估计我是说对了”

荆轲从地上爬起来,一脸委屈

“咱们是一个班的人,你就不能说我点好吗”

门口又走来两个人,荆轲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跑过去抱住了其中一个人的大腿

钟离昧:“你们还是这么喜欢欺负荆轲啊,怎么说他也是我们班的班长”

英布:“不过他也真是好欺负。”

荆轲:“你不要这么真相好不好………”

几人又围着荆轲调侃了一番,就说起了比赛的事

“下午的比赛准备的怎么样了?”

后来的钟离昧和英布开始换球服,英布一边换衣服一边问

荆轲抢先回答,满脸的自信,“你们风林火山加上章邯,问题应该不大”

此时章邯也走了进来,正好听到了荆轲那句话

“你还真是比我们都自信啊”

“不自信点,难道要一脸不高兴打压你们的士气?”

荆轲对章邯抛了一个媚眼,章邯表示他什么都没看到

另一边的天九(一)班,卫庄正在选参赛人员

“天泽,白亦非,玄翦,我,还有师哥。逆鳞候补,人员就这么决定了”

“小庄,我……”

看到盖聂迟疑的样子,玄翦过来拍盖聂的肩膀。“盖聂你可以的,不要低估自己的实力!”

“如果你不自信,士气上我们就输了”白亦非对着盖聂笑了一下,“可不能让对方看不起我们”

盖聂点点头,看向卫庄。卫庄却什么都没说,也看着他

他看着对方那蓝色的眼眸,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他在对自己笑

“行了,中午都好好休息休息,不然下午没力气比赛”

“师哥,你留下。”

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真实的,盖聂觉得卫庄这句话说的过分温柔了

所有人都走后,休息区只剩下卫庄盖聂两个人

盖聂不是没有和卫庄独处过,自从上次被卫庄按在墙上他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变了,导致现在面对卫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你似乎很紧张。”

卫庄向前一步,盖聂就向后一步

“小庄留我在这,只是为了说这些吗”

盖聂再次被逼到墙角,只不过卫庄这次与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师哥,你到底有什么心事。”

“从昨天你就有些奇怪,莫名其妙的脸红,也不告诉我为什么”

盖聂低下头,额前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表情,卫庄皱了皱眉,抬手轻抚过那一缕鬓发

轻轻的,只属于卫庄的手法

“我现在无法回答你,小庄”

盖聂这句话包含了太多情绪,别人不懂盖聂,他卫庄可懂

他抬起盖聂的一只手握在手里,湛蓝色的眼睛与他琥珀色的眼睛深深对视

“我等你愿意对我说的那一天”

两个班级中间休息了两个小时,下午一点半篮球比赛正式开始

秦时(一)班拉拉队美女如云:高月,石兰,雪女,惊鲵,晓梦……一个个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反看天行(一)班拉拉队——以韩非为首,张良为辅。两人身后的焰灵姬,弄玉,紫女,红莲……也是美女如云,不过最吸引眼球的还是穿着裙子的韩非

“为了卫庄兄,韩兄你还真是努力”张良拍拍韩非的肩膀,强忍住不笑

“良儿就别调笑我了……”韩非也很无奈,他还记得卫庄那天对他说,[为了鼓舞士气,我决定让你穿女装] 他哪还敢说一个“不”字

跟着裁判员的一声“比赛开始!”,双方拉拉队都开始了他们的加油方式

裁判员东皇太一先把球扔给了卫庄,篮球在卫庄的手里像是有了灵魂,只见他左右手交互运球,用灵巧的动作运用转身甩开对方防守队员,直逼对方篮下

“卫庄兄加油!卫庄兄加油!”

韩非高兴的都跳起来了,张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韩兄,你还穿着裙子,不怕走光吗”

韩非哪管这些,随着加油声越来越大,卫庄已经投进了一球,天九(一)班的士气大涨

白亦非,玄翦作为防守,负责阻挡英布,季布的支援。天泽与盖聂辅助卫庄投球,干扰钟离昧,龙且,章邯。

“你们风林火山就这点实力吗”玄翦挡在英布面前,不让他去支援章邯

“你虽然挡住了我,但不代表我们队其他人就拦不下卫庄”

钟离昧,龙且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虽然有天泽和盖聂的阻挡,但他们也为章邯创造了抢球的机会

“小庄,小心!”

盖聂预料到章邯的行动,出口提示卫庄

如果球还在自己手里,能投进篮的胜算很低。卫庄听到了盖聂的声音,低声对身边的天泽说,“给我创造机会,把球传给师哥。”

盖聂发现卫庄在看自己,那人的眼里没有一点被包围的紧张感,反而全是自信的信任感,那双眼睛仿佛在对他说:师哥,我相信你

在两队紧张的斗争中,篮球比赛迎来了结束的那一刻,最后以盖聂的一个进球,天九(一)班赢得了胜利

在天九(一)班所有人都准备为盖聂庆祝时,卫庄却拉着盖聂离开了

他拉着盖聂去了休息室,一场比赛下来两个人都没怎么喝水,盖聂的唇有些干,卫庄抬手抚过那有些干燥的唇,他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怎么不喝点水?”

“剧烈运动后不能立刻喝水”

盖聂舔了舔发干的唇,后知后觉才发现在卫庄面前做这种事有些难为情,便扭过了脸,去换衣服

“师哥,你上半身走光了。”

卫庄坐在凳子上,看盖聂换衣服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皮肤,不禁笑了笑

“小庄………”

卫庄的声音本就低沉,盖聂在这几天与卫庄的接触后确认了那份感情,他在卫庄面前越来越容易脸红

因为盖聂背对着卫庄,所以卫庄并没有发现盖聂的表情,只是紧紧盯着盖聂的腰,眼底突然一暗,不等他换好衣服就一把把人拉到怀里

盖聂贴到卫庄胸前的那一刻,一边说胡闹一边想推开卫庄,但卫庄环住他腰的手不但不重,反而按摩起来

“别动。你比赛的时候扭到腰了,我给你按按”

他都没在意的一个小扭伤,卫庄却放在了心上。盖聂微微闭眼,双手环过卫庄的脖颈把头埋在他的发顶

卫庄揉捏的力度恰到好处,他似乎知道盖聂哪里不舒服,在受伤的那一处反复揉捏,直到他觉得差不多了,才松开了盖聂

“师哥换好衣服就先回班级吧”

“你不回去?”盖聂有些失落

“比赛结束还有好多要收拾的,我要晚一些”卫庄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催盖聂快点回家

盖聂也不再说什么,换了衣服最后看了卫庄一眼就离开了

腰上还留有那人手指的余温,或许他对卫庄的感情已经变质,可他不知道怎么去和卫庄说,如果说了,两人会不会连师兄弟都做不成………

现在才四点,班主任为了庆祝拿了第一给了全班一下午的体活课,盖聂一个人坐在操场的长椅上也快一个小时了,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哎,这不是盖聂吗,怎么不和大家一起来玩?”

玄翦眼尖看到了独自一人的盖聂,韩非闻声也走上前去看盖聂

“你不是被卫庄兄带走了吗,怎么不见他人?”

盖聂抬眼一看是玄翦和韩非,抛开刚才的情绪淡定的回答道,“小庄在收拾东西,让我先出来了”

“啊,这样啊……那可要收拾好一阵了”

玄翦看盖聂有点奇怪,一把推开韩非,“你先一边待着去,我有事问盖聂”

玄翦坐到盖聂身边,视线却看向远处的比赛休息室

“你和卫庄,到底什么关系”

“篮球比赛时我已经注意到了,你对他,不只是简单朋友或是师兄弟关系吧”

盖聂沉默,只是垂下头

玄翦对于感情这方面的直觉非常准,他看到盖聂低头的动作,心里大致就有了一个答案

“你喜欢他。”

“甚至不敢对他承认这份感情”

“你怕说了后,你们之间基本的关系都没有了”

“我说的对吗?”

他不急着盖聂给他回答,因为这种事,还是他们两个人处理最好

“已经一个小时了,他也该收拾好了,快去找他吧”

他推开休息室的门,环顾四周,东西都已经被卫庄收拾的整整齐齐,而那收拾东西的人,此刻正趴在桌子上休息

盖聂慢步走上前,卫庄一点都没有感觉,看来他是真的累了

他微微俯身去看卫庄,卫庄正把头埋在胳膊里,微微偏头,长长的睫毛像蝴蝶一般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盖聂看着卫庄的唇,还是那么干燥,看来这人一直没有喝一口水。盖聂有些心疼,身体不受控制的缓缓低下,用自己的唇碰上了卫庄的唇

与此同时,卫庄也睁开了眼,只是睁了一瞬间,又闭上眼任由盖聂亲吻他

盖聂这个蜻蜓点水的吻足足持续了一分钟,温热的感觉离开自己的唇,卫庄睁开眼直起身,看盖聂背对着他就要离开

“师哥。”

盖聂的脚步突然停下,他没想到卫庄这个时候会醒来

“你刚才,亲我了?”

卫庄才刚睡醒,声音比往常还要沙哑

盖聂也没想到自己刚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又被卫庄发现了,所以他只是站在原地沉默

“师哥,怎么不回答我?”

“小庄想听我说什么?”

“这就是你无法回答我的事情吗。”

“………”

“你喜欢我?”

喜欢吗,他当然喜欢小庄,但已经不限于单纯的喜欢

“你可以因此讨厌我”但我不想你恨我,小庄。

卫庄看着那背影,缓缓站起身“想知道我的回答吗,师哥”

“我从来都没讨厌过你”他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但我没想到,你会先主动”

盖聂转过身,不知道卫庄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后。他刚想再次转身离开,就被卫庄抱到了怀里

“师哥,今天你不说出我想听的那句话,就别想走”

盖聂看着那紧逼的蓝眸,脸一下子就红了

“那你……要和我在一起吗,小庄。”

“我很乐意。”

卫庄重新吻上盖聂的唇,两人已不再满足先前的蜻蜓点水,这个吻更带有占有性,宣誓彼此的主权,他只属于他

评论(8)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