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翎

因为,你是小庄

梗源旱鱼太太的某一张画,哪张你们就自己找吧♪(^∇^*)@旱鱼


风拂起衣襟,山上的树木瞬间闪过一道道绿色的波纹,和着流水声、鸟鸣声,秦响一曲大自然纯美的天籁。漫步、徜徉在这一片盈盈绿意之中,凝望,低眸,暇思,心,愈发安静,柔软下来


只见那走在前方的白衣青年,肩披蓝色披风,清风摇曳吹起他几缕黑色的发丝,便可以清晰看到发丝下清澈的眼眸,目光温柔又不失俊冷。白色锦靴陪衬着一袭白色的衣袍,不失风范。腰间斜挎一柄长剑,他只是紧紧握着剑柄并不让他出鞘,怕是出鞘的那一刻,天地都会为他黯淡几分

紧跟其后的黑衣男子,只见他闭着眼,好像是在闭目养神。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与前方的白衣青年有些完全不同的气质。里衣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不过,一身大氅遮住了那较好的身材,他的容貌,既危险又让人忍不住靠近


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小径,在山林间。而在这林荫小道上,有两个人,一前一后慢步欣赏着这山间的美景


卫庄走在后面倒也不急,湛蓝的眼眸里全是那白衣人的身影。


“堂堂剑圣不在意天下之事,却有雅兴来这清幽小径散步偷闲……是该说剑圣怠惰了,还是……”


盖聂的披风迎风而动,如琥珀般明亮的双眸中,明明带着一种天真的透彻,可是却又矛盾的飘起几缕顿悟世事,笑看红尘的沧桑


他淡淡一笑,侧过头去看那调侃自己也比自己大了许多的男人


“天下。你所坚持的天下是什么?”他反问卫庄,笑的无害。“偶尔偷闲不过是给自己找一个放松的台阶,小庄不也是。”


他看着面前的人,这个比自己小了许多的青年。岁月流逝在不同的时间,这个青年还没变成以后的那个人。

善良的人永远是受苦的,那忧苦的重担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因此只有忍耐,他的师哥一直都在忍耐


“师哥,你我追随的国度从一开始就是不同的道路”


盖聂与他直视,“你似乎很在意?”


“那,师哥以为如何?”

卫庄抿着忍住笑的嘴唇,轻轻地将盖聂的头发卷起又放下


在卫庄眼里,盖聂如琼枝一树,栽种在青山绿水之间,尽得天地之精华。只是那两耳垂下几缕黑色的发丝,一阵清风拂过,那发丝便在风中轻轻摇曳


盖聂轻轻勾起嘴角,他的笑容仿佛阳光般温暖可以渐渐融化卫庄冰冷的心房,让他无法抗拒。那如同天使般的温柔,纯净,纵然是卫庄这样的人都会温柔几分

他薄唇微启,抬手覆上卫庄的手


“我认为,你很在意”


“那师哥认为,我在意什么”


卫庄抬手把盖聂揽进怀里,周围的一切环境似乎都变的不再重要,也不再吵闹,天地之间只有他二人而已,他在等他的回答


盖聂在男人怀里抬起头,一不小心碰到了卫庄的下巴,听到男人闷哼一声,他一双明亮的眼睛里面现在带了一丝懒洋洋的微笑


“你在意我毫无防备的暴露后背”

“但你是值得我把背后交给你的人”

“因为,你是小庄”


评论(1)

热度(53)